何必<<卑微着>>

作者:兰天键 时间:2006-10-24 点击:95288

摘自网络,作者: 宇の航

<<北京晚报>>上有一篇星竹的文章<<卑微着>>,相继被各家杂志转载.作者看似女性,且当她是一名女性吧!她是文风确实可以适合一类读者的胃口,也了解底层市民的生活烦恼,所以她写道:“当把一个老板和一个员工放在一起时,挨打最多的自然是有势力的老板."又写道:"卑微着的身上总有一种谦让,一种容忍,一种甘拜下风的姿态,作为活人,他们被人同情,……”读着读着让感觉卑微真是一种高尚,低头有的时候也是一种美德,但笔者认为她的感觉只是一种空白的假想,按照世俗逻辑来说卑微因为人在屋檐下。

纪伯伦语录里有这样的一段话,“我的心曾经悲伤过七次,第一次是它企图通过卑贱来博取高尚;第二次是在瘫痪者面前瘸着走路‘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面前,它选择了容易;第四次它犯了错误,却委过于人;第五次它自甘软弱,反把这样忍让说成是坚忍;第六次它侧身在生活的污泥中,畏首畏尾;第七次它对上帝吟诵经文,居然把诵经当成了自身的美德。”所以做人不必刻意是追求卑微,本着一个平常的心态,能平视生活就足够。

虽然里面也提道,“美国人琼斯曾做过一个实验,在电脑上制作出一些有代表性的人物,供人们在游戏中击打:一个大块头的人物和小块头的人物同时出现,结果,威武的大块头被击打的比率是百分之八十还多,小块头的人物被击打的次数相对就少了许多。”但是游戏人物和卑微也没有多过的联系,游戏中里人物的面积大的自然它被打的次数较多,不能说名人物面积大的是就是一个富贵者,如果把标签一换员工就是那个面积较大的自然一定挨打的次数多。如果固执认为富贵挨打的次数多,这是一个人对社会现实一些无道义的富贵者的有些不满。对小人物的怜悯,则是对一个最起码的同情心.并不是他的卑微让人另眼相看。

老板与员工之尖,老板挨打的次数多,只能说是作者自己一种假设,“为富不仁”人际观心里在作祟。一种自我卑微式的安慰。用一种温柔的言辞来抚摸读者,说道:“人的一生不光要追求威武和强大,有时也要学会卑微着,学会低下头来。因为有时这才是我们真实的一面和别人认为我们可爱的一面。”固然生活中卑微有这样的一些优点,但是这确是一种世故的避世心态,如果时间退到晚清年代,政府卑微的不知道签了多少丧权辱国的条约,转眼间武昌起义一声炮响,举国上下另人振奋,但转眼间袁世凯又卑微着弄一出一把<<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>的把戏,不知道有多少土地丧失敌手。不知道有多少人民惨遭屠杀?合乎道义,勇敢一把能如何>苟活只能让人如草芥,卑微是只是消极的满于现状,却不能生机勃勃的改进现状。

孔子云: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;贫与贱, 是人是所恶也, 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。”追求富贵只要合乎道义,说不上还可以拉动周边经济,卑微着不是让自己一生穷困潦倒,那么是就是假装卑微让人同情,与职业乞丐有几分相似。自然还有另两种可能,一种是自己找到自己位置,虽然是生活在底层,人格还是独立的;一种就是人在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?表现种种的无奈。

她写的散文总有那么一种无力的宿命感,让人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。怎么也不象是对享乐时代的浮华生活给以反讽,也不似对人情麻木的用力批判。生活的意义也没有升华,道德观上也没有过多的努力。以雅致的文字写一种消极的人生态度,用美的言语表现一种逃避的生活态度。

时代在发展,生活在进步。如果说抬头会让人自大,那么低头也会让人绝望,不如放正心态,平视生活。何必卑微着?

[打印格式]